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

没有人知道福利姬是什么时候滋生的。

她们穿着各式各样的cos、制服、情趣内衣,活跃在微博、外网平台和看不见的各种小APP上,豆蔻年华的美好身体大片裸露,再贴上自己的联系方式,吸引无数充满幻想的少年,兜售自己的色图谋取利润。

这当然是犯法的,但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依托互联网的隐蔽性,一直游走在灰色边缘。

根据我查到的资料,福利姬大都是一些年轻的小姑娘,甚至有很多是正在上学的初高中生。根据一位熟悉这个圈子的朋友介绍,她们中有很多人,只是在在空余时间,打扮成萝莉的样子,制作一些视频和福利照片,便能月入过万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

这种现象在日本的二次元圈子里也非常普遍,类似“援交文化”,随着二次元文化的兴起,伴随着此类的事件也越来越多。

常在河边走,这次她们开始有人湿鞋了。

在百万观众的围观下,福利姬和背后的利益团体走上了法庭,等待判决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)

上述一幕发生在今年9月18日“制作、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”一案的庭审环节中。

这次受裁决的涉黄对并非在地下交易的违禁影像制品,而是一家网络公司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2)

这家杭州尘埃科技有限公司有一个更有知名度的福利网站——PR社。

PR社对外宣称“原创美图社区”,表面上是美女、美食、风景的交流地,但实际上是涉黄APP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3)

在这个不可描述的圈子里,PR社规模并不小,不少微博、推特上出名的“女神”、“福利姬”都在PR社留下过痕迹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4)

在PR社,福利姬们是自我推荐的商品,通过兜售色图盈利,而PR社作为平台抽取一定分成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5)

这套玩法还形成了运营生态链:

平台运营方联系家族长(可以理解为网上的老鸨),家族长利用手上的人脉关系联系“福利姬”们来PR社的平台直播,贩售套图、视频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6)

一边是提供销售平台,一边是作为“商品”牟利,合法的商业模式套用在色情交易上,格外好用。而熟悉网络环境也让PR社有着强大的抗风险能力。

PR社曾遭多次封禁又死灰复燃,直到走上法庭的时候才正式宣告了解体。

而福利姬维持了整个产业链的运转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7)

背靠一家工作室的小鸟酱,凭借“优秀的作品”和“大胆的演出”在福利姬圈子里成了“网红”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8)

比起一些“散户”,小鸟酱的内容玩出了产品运营的味道:各种系列满足不同口味的受众,系列视频大卖特卖,小鸟酱和工作室赚的盆满钵满。

“优秀”的大量作品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和名气,也让他们曝光度大大提高。

因为兜售的是自己的色图,福利姬从不会露脸,保持着二三次元的隔膜,这也是福利姬难以被追踪的原因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9)

2017年,一位摄影师在国庆期间认识了一名叫沫沫的女孩,两人通过COS圈相识,并在CP21漫展确定了关系。

交往期间二人关系迅速升温,妹子多次谈到谈“COS圈渣男多”,有跳出之意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0)

直到男主得到了一份“小鸟酱”的套图资源,尽管经过cos、化妆之后的美化,他还是发现了这就是自己的女朋友。

无论是唇形,下巴,甚至肚脐右边并排长着的两颗痣,都一模一样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1)

图是肯定发不了,事情当时闹的很大。男主后来也无奈的自爆并体检去了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2)

这场“巧合”让小鸟酱名声大噪,也让圈子里的“XX酱”、“XX姬”与PR社在内这样的色情平台暴露在大众视野。

做福利姬的女孩,不仅有18以上的成年人,甚至有未成年的少女误入了这个深渊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3)

而在年轻人聚集的QQ,有不少福利姬社群混在其中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4)

他们打着“二次元“、”C圈“的名号卖视频,甚至进行非法性交易。

他们赚了,当然二次元和cos也背锅了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5)

甚至在某些地方,cos已经被软色情绑定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6)

想继续赚钱,就要扩大曝光,扩大曝光,也就意味着风险——游走在显而易见的违法地带,打着二次元旗号牟利,出事只是时间问题。

早晚去年开始,警方逐渐加大对“色情直播”行业的打击,一口气捣毁了3个涉黄APP,连带狙击了福利姬这个灰色行业,抓捕93人涉案人员归案。

2018年4月9日,PR社负责人熊君睿、沈之川被警方传唤,杨雪、韩志昱、杨美英、蔡飘、王新新等5名福利姬被抓捕归案,同年7月5日胡玉被抓捕归案…

1-3年的牢狱之灾,几万十几万的罚款,“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”并不是玩笑话。

打着二次元旗号的福利姬们,开始被判刑了插图(17)

而这也只是打击福利姬的第一枪。随着严打力度提高,平台审核政策加大,现有的福利姬并不会消失,而是纷纷转战外网甚至外地,转入更隐蔽的地下,长期与警方打游击。

只要需求还在,福利姬也许不会彻底消失,就像扫黄打非永远都在路上一样。

只不过,留给二次元和cos的是两口大锅。

涨姿势

“原汁原味”让绅士大兴奋,现实味道完全再现TMA「女子校生的腋臭味」香水

2020-8-16 21:27:21

涨姿势

天才的想象力,在图片上加个马赛克”摇动手机就产生乳摇效果”图像

2020-8-16 21:29:04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